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万古最强部落

第1105章 给我砍死他

万古最强部落 山人有妙计 6882 2020-08-09 12:32

  咔咔~

  

  
紧随着,碎裂的声音响起,黄金龙细密璀璨的金色龙鳞,开始出现裂纹,在全身蔓延开来,簌簌的掉落。

  

  
“我龙鳞掉了。”

  

  
“我龙骨也裂了。”

  

  
“我的龙肺。”

  

  
“还好,肾还在。”

  

  
这一刻,夏拓脸朝下四肢摊开,镶嵌在一块黑色的石头上,体表散发着温热,石头都被灼热烧化形成了晶体状。

  

  
他糊了!

  

  
嗡!

  

  
先将左手从晶体状的石头中拔出来,紧随着是右手,接着是脑袋,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整个人都好像是散架了一样。

  

  
全身血气干涸,战骨上布满了细密的裂纹,整个脑瓜子嗡嗡作响。

  

  
自己这算是入土为安了吗?

  

  
嘶~

  

  
好疼!

  

  
哪里都痛。

  

  
这还是因为真龙洞主在他砸进大地的时候,替他挡了好大的力量余波的情况下,差点他就去见靖天王了。

  

  
也不对,也有一个不痛的地方,右手。

  

  
右手掌心有些微凉,他轻轻抬起手一看,掌心处于一团朦胧的青光汇聚,青光中是一株缩小的青松。

  

  
先天灵根五针松!

  

  
怎么长到他手心了。

  

  
丝丝缕缕的凉意,顺着手心正在缓慢的朝着全身流溢着,只不过这次他受的伤太重,所以想要恢复得花费不小的时间。

  

  
……

  

  
蛮荒古地深处,大地彻底的崩裂,恐怖的力量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将弥漫的亿万里的瘴气和苍茫之气给击散,屹立于高空之上,俯瞰山河大地,可以看到亿万里大地都被映红,到处都是浓烟滚滚。

  

  
鬼车和赶来的老巫祭、苦竹道人将长生教主围在了虚空之上,此刻四道身影都没有动作,而是静静的俯瞰着下方破碎的大地,等待着夏拓的消息。

  

  
此刻,凤凰城中已经乱成了一团,剑棂当机立断,让老鼋带着乾元和两个小孙子,朝着青龙水遁去,让巧儿一起随行,她则朝着蛮荒赶来。

  

  
“夏老弟,你将我从那个囚牢里解救出来,我给你老弟也算是赴汤蹈火了。”

  

  
真龙洞主翻过身子,四爪朝上,喘着粗气,一副龙生凄惨的样子。

  

  
“我说老弟,你还行吗,要不要我给你来一个嘴对嘴呼吸。”

  

  
躺在石头上,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弹的夏拓,听到真龙洞主这么说,就知道这老龙虽说受到了重创,但应该问题不大。

  

  
“龙老哥,得把我带出去,我再不出去的话,会出大问题的。”

  

  
闻声,真龙洞主歪了歪脑袋,瞪着硕大的龙眼看着夏拓,说道:“你不会想要骑我吧。”

  

  
“嘶……”

  

  
本来就很疼的夏拓,顿时身体一抽,更特么疼了。

  

  
这老龙真特娘的敢说。

  

  
果然也是老玩家了。

  

  
好吧,你猜对了。

  

  
夏拓感应着身上的紫气已经溃散,呜呜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只不过呜呜乃是图腾,眼下已经退回到了部落天炉山中。

  

  
这一刻,真龙洞主瞪着大眼,不满的说道:“我可是真龙洞主。”

  

  
“你现在不是了。”

  

  
“欠你的刚刚都还了,再说了不就是从真龙洞天出来么,老龙为了还人情差点把命都给送上。”

  

  
“过去这事,我给你找十个龙女。”

  

  
“一百个。”

  

  
金色的龙元从真龙洞主的体内涌出,开始修补漆碎裂的鳞片,其虚弱的龙躯开始重新焕发出生机,在龙背上出现了一团金色氤氲显化出来的大卧榻,接着夏拓的身体被龙力托起,落到了卧榻上。

  

  
“先说好了,这事过去,一个也不能少。”

  

  
歪着脑袋,朝着后背上的夏拓看去,再次嘱咐了一遍。

  

  
“我真龙洞天的面子,这回全折在你手里了。”

  

  
一声龙吟,金光如电,刺穿了不知道多厚的泥土,朝着天穹冲起来,随着金光涌动,金龙舞动。

  

  
夏拓强打着力量靠在卧榻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至于瘫倒下去,这次可真是倒霉大了,还没弄长生教主,长生教主就差点把他给弄死。

  

  
“族主。”

  

  
“小老弟!”

  

  
夏拓出现的刹那,四方虚空,一道道身影落到了金龙身上,进而看到了高卧于真龙背上,俯瞰着四方的夏拓。

  

  
遥远的废墟山野中,一路朝着爆开中心之地冲来的剑棂,看到天穹上的金光,不由得喜极而泣。

  

  
“你的命还真大。”

  

  
看到夏拓再次出来,长生教主眼中迸发出了杀机。

  

  
两人隔空相望,杀机涌动。

  

  
听到动静之后,骨上人也已经从黑湮海赶了过来,联合老巫祭、苦竹道人、鬼车,将长生教主团团围住。

  

  
“给我砍死他!”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夏拓什么多余的话都不想说了。

  

  
砍死长生教主。

  

  
刹那间,一道道弥漫着沧桑的恐怖气息,冲霄而起,天上地下刚刚落幕的神光,再次涌动起来,朝着长生教主斩落。

  

  
天穹之上,眨眼间的功夫,就被打成了苍白的绝域,湮灭一切的法则和生机。

  

  
真龙洞主背负着夏拓接着朝下方落下,夏拓抬头看着虚空之上,几乎是每一个呼吸间,都有秩序在崩碎和重组,五道身影挥手投足间都弥漫着恐怖的威势。

  

  
然而头顶着补天石的长生教主,面对四大强者的围攻,虽说身影不断的退却,却始终稳固无虞,出手之间游刃有余。

  

  
有补天石在手,长生教主似乎立于不败之地。

  

  
每一次出手甚至都可以将自己的力量进一步临近天地制度的极限,反之老巫祭等人出手的时候却是险象环生,不敢过分的将自己的力量横推到界限。

  

  
这一刻,五位强者的交手,也让亿万里天穹变得颜色,天地一片通红。

  

  
也不对,通红的天幕上边缘处,出现了九个金色的两点,九个缩小后的金日凑在一起,抬着脑袋正看着这场大战,似乎在品头论足。

  

  
落回到大地的夏拓,感受到了虚空中弥漫的灼热,大地破碎,到了现在依旧出现动荡之中,不断有轰鸣声响起。

  

  
“咳咳……”

  

  
“阿拓……”

  

  
剑棂仓皇的从远方飞来,朝着他的身前扑了过来,身上的庄重的紫裙也凌乱不堪。

  

  
“我没事,还死不了。”

  

  
他没有呵斥剑棂跑过来,刚刚实在是太过于凶险,万一挂了,大夏怕也就真的要倒了。

  

  
“我让老鼋和巧儿,带着乾元和两个孩子去了青龙水。”

  

  
靠在夏拓肩头,剑棂轻轻说道。

  

  
“咳咳……”

  

  
还没等夏拓开口,老龙就有些不满了,连声咳嗽,歪过脑袋对环抱着剑棂的夏拓挤眉弄眼。

  

  
“龙女……”

  

  
这一刻,女娲氏也从高空落下。

  

  
轻轻拍了拍剑棂,在其耳边轻声低语了一句,剑棂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接着飞身朝着北方而去。

  

  
接着,夏拓看向了女娲氏,问道:“天女,可知道长生教主究竟是何来路吗?”

  

  
女娲氏轻轻摇头,说道:“我只能有个大概推测,第一代补天氏在万族联合之下炼制了补天石,自此以后历代补天氏都没有再次炼制过补天石,所以说长生教主手中的补天石,应该来自第一代女娲氏之手。

  

  
我的传承记忆中,第一代女娲氏炼制的补天石,全部都用来补天了,所以说不可能遗留在大荒世界。

  

  
唯一的可能就是,长生教主手中的补天石是从天地裂缝处掉落的。”

  

  
闻声,夏拓还没开口说,真龙洞主先说道:“我真龙洞天的记载也是如此。”

  

  
“所以我怀疑,长生教主本就是从补天石中诞生出来的,不然的话我以补天手摄取补天石,也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补天石应该是他的本体。”

  

  
补天石=长生教主?

  

  
真以为自己是悟空,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这瓜有些大啊!

  

  
但夏拓也不得不承认,女娲氏的推测十分的有说服力。

  

  
长生教主在大荒绝对可以说是异类了,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缺德没**的事情,竟然从古到今这么久了,还活蹦乱跳,人皇都拍不死。

  

  
“当年炼制补天石,人族气运、万灵神物,真灵神骨血肉,很有可能有些真灵没有磨灭神魂意志,在补天石中重新觉醒了。”

  

  
夏拓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有些怀疑,就算是补天石有些意志,但不应该被天地秩序给同化了吗?

  

  
为何还会有长生教主的出现。

  

  
这有些不合乎常理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大荒上的事情不合乎常理的多了去了。

  

  
万古以来,出现长生教主这么一个异数,倒也没什么。

  

  
眼下的问题是该怎么办,怎么搞死长生教主,看着其在天穹上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他就来火。

  

  
接着,夏拓重新看向了女娲氏,开口问道:“天女可有什么办法。”

  

  
“以气运为薪柴,重新炼制补天石。”

  

  
“给他回回炉?”

  

  
顿时夏拓就明白了,长生教主这个号废了,回炉重练一个。

  

  
不过想要长生教主安稳的回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家伙活了这么久,看样子一点也不想死。

  

  
“好,我重新回部落唤醒图腾主,汇聚气运。”

  

  
晃了晃脑袋,夏拓将心中纷乱的思绪散去,眼中露出了凶光,娘的,从来没人敢这么弄他,今个他就算是不过了,也要弄死长生教主。

  

  
ps提前说一下,明天请一天假,家中有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