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明天下

第一滴血(4)

明天下 孑与2 5522 2020-09-18 02:56

  

  第一滴血(4)

张建良喜欢留在军队里。

他愿意死在军队里。

只是,军队现在不愿意要他了。

每一次军队整编,对他们这些大老粗都极为不友好,孙玉明已经被调整到了后勤,可怜他一个大老粗那里懂得那些表格。

听说已经被上官训斥过很多次了。

亏先人哟,堂堂的英雄好汉,被一个跟他儿子一般年纪的人训斥的像一条狗。

张建良觉得自己没办法忍受……

他是蓝田县人,又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尤其还是在为国戍边,开疆拓土,国家该给他的待遇一定不会差,回家之后捕快营里当一个捕头是十拿九稳的。

就算不当捕头,在监狱里当一个牢头也是一个油水很丰厚的活计,再不济,去某个国朝的作坊当一个管事也是一桩好事。

问题就出在,张建良自己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不论是当捕头,还是当牢头,亦或是当管事,他都不喜欢,他总觉得自己是堂堂军人,操持这些事情没得辱没了自己多年征战在外的好名声。

想到这里他也觉得很丢人,就干脆站了起来,对怀里的小狗道:“风大的很,迷眼睛。”

之所以站起身,不仅仅是因为他因为流泪而羞愧,主要原因是有几个人包抄过来了。

张建良的羞辱感再一次让他感到了愤怒!

老子堂堂的帝国少校,杀一个该死的傻批,居然还有人敢报复。

小狗很精明,眼看着局面不对,就从他怀里逃出去,站在一边冲着那些人狂吠。

张建良先把军帽上的带子系在下巴上,然后缓缓抽出长刀,掏出手帕,将刀柄绑在手上,迎着一个最强壮的家伙走了过去。

壮汉停止逼近,对张建良道:“要死要活?”

张建良怒吼道:“这话该是老子说的。”

说罢,小步向前,人没有到,手里的长刀已经率先斩了出去,壮汉抬刀架住,急忙道:“我有话说。”

张建良狞笑一声道:“说你娘啊。”

嘴里说着话,身体却没有停顿,长刀在壮汉的长刀上划出一溜火星,长刀离开,他握刀的手却继续向前,直到胳膊揽住壮汉的脖子,身体迅速扭转一圈,刚刚离开的长刀就绕着壮汉的脖子转了一圈。

松开壮汉的时候,壮汉的脖子已经被环切了一遍,血如同瀑布一般从割开的皮肉里倾泻而下,壮汉才倒地,整个人就像是被血泡过一般。

杀死了最强壮的一个家伙,张建良没有片刻停歇,朝他围拢过来的几个汉子却有些呆滞,他们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如此的不讲理,一上来,就痛下杀手。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张建良的长刀已经劈在一个看起来最瘦弱的汉子脖颈上,力道用的恰恰好,长刀劈开了皮肉,刀锋却堪堪停在骨头上。

张建良顺手抽回长刀,锋利的刀锋立刻将那个汉子的脖颈割开了好大一道口子。

转身避开砍过来的长刀,张建良显得更加疯狂,扑进袭击他的壮汉怀里,张开大嘴狠狠地咬在他的脖子上,壮汉连忙后退,老大一块皮肉被张建良的嘴扯的老长,不等壮汉回来,张建良的长刀就从下自上挥过,被嘴咬住的那一块皮肉立刻就离开了壮汉的身体。

小狗吠叫的越发厉害了,还勇猛的扑上来,咬住了另一个壮汉的裤腿。

壮汉才要抬腿踢死这只小狗,他的面前却突然多了一张血糊糊的脸,只听对面的人“呸”了一声,他的眼睛就被什么东西给糊住了。

张建良左手揽住他的腰,稍微一用力,就把他从城墙上给丢了出去。

顾不得管这个家伙的死活,久经征战的张建良很清楚,没有把这里的人都杀光,战斗就不算结束。

当他推开那个死命捂住脖子的家伙,想要去找寻另外几个人的时候,却发现那几个人已经从嘉峪关城头的马道上一路滚下去了。

城头还有预防敌人登城的滚木,张建良用尽全身力气举起来一根滚木,狠狠地朝马道上丢了下去。

滚木在马道上跳弹几下,就追上了其中一个壮汉,只可惜滚木眼看就要砸到壮汉的时候却再次跳弹起来,越过最后的这个人,却狠狠地砸在两个刚刚滚到马道下面的两个人身上。

沉重的滚木雷霆万钧般的落下,刚刚起身的两人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就被滚木砸在身上,惨叫一声,被滚木撞出去足足两丈远,趴在瓮城的沙地上大口的吐血。

张建良也从马道上滑了下去,屁.股火辣辣的痛,这时候却不是理睬这点小事的时候,直到向前探出的长刀刺穿了最后一个壮汉的身体,他才抬起衣袖擦拭了一把糊在脸上的血肉。

小狗跑的很快,他才停下来,小狗已经沿着马道边上的台阶跑到他的身边,冲着那个被他长刀刺穿的家伙大声的吠叫。

张建良探手把小狗抱在怀里,这才从尸体上抽回长刀,忍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一步一挨的重新回到了城头。

从丢在城头的背囊里找出来了一个银壶,扭开盖子,狠狠地吞了两口烈酒,喝的太急,他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一阵。

等咳嗽声停了,就把酒壶转到背后,冰凉的酒水落在赤裸的屁.股上,很快就变成了火烧一般。

张建良忍着疼痛,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就朝着嘉峪关以西大吼道:“痛快!”

直到屁.股上的痛感稍微去了一些,他就坐在一具稍微干净一些的尸体上,忍着痛楚来回蹭蹭,好清除掉落在伤口上的砂石……(这是作者的亲身经历,从嘉峪关城墙马道上没站稳,滑下来的……)

又用酒水洗刷两遍之后,张建良这才继续站在城头等屁.股上的伤口风干。

战利品还是必须要收缴的。

收获不错,三十五个银币,以及不多的一些铜币,最让张建良惊喜的是,他居然从那个被血浸泡过的大汉的羊皮钱袋里找到了一张面值一百枚银币的银票。

翁城里其实有很多人。

只是在战斗的时候,张建良权当他们不存在。

因此,这些人就眼看着张建良带着一只小狗一口气杀了七条壮汉。

不仅仅是看着他杀人,劫财,还看着他将那七个壮汉的人头一一的切割下来,在人头腮帮子上穿一个口子,用绳子从口子上穿过,拖着人头来到这群人跟前,将人头甩在他们的脚下道:“以后,老子就是这里的治安官,你们有没有意见?”

驿丞瞅着光屁.股站在人前的张建良道:“回蓝田县去吧,那里才是福窝窝,以你少校军衔,回去了最少是一个捕头,干几年说不定能升官。”

税官也劝告道:“查验你身份的文书从敦煌过来了,你现在还是现役军官,没必要留在这个地方,不论留在军中,还是回到蓝田,都比你留在嘉峪关强一百倍。”

张建良擦拭一下脸上的血痂道:“不回去了,也不去军中,从今往后,老子就是这里的老大,你们有意见吗?”

驿丞耸耸肩膀瞅瞅税官,税官再看看周围那些不敢看张建良目光的人群,就大声道:“可以啊,你要是想当治安官,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张建良也不管那些人的意见,就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那群人道:好,既然你们没意见,从现在起,嘉峪关所有人都是老子的部下。

从今日起,嘉峪关施行军事管制!”

驿丞哈哈大笑道:“不管你在嘉峪关要干什么,至少你要先找一条裤子穿上,光屁.股的治安官可丢了你一大半的威风。”

张建良笑了,不顾自己的屁.股显露在人前,亲自将七颗人头摆在瓮城最中心位置上,对围观的众人道:“你们要以这七颗人头为戒!

不过,你们也放心,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老子不会抢你们的金子,不会抢你们的女人,不会抢你们的粮食,牛羊,更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弄死你们。

老子要的是重新整治嘉峪关城关,一切都按照团练的规矩来,只要你们老实听话了,老子就保证你们可以有一个不错的日子过。

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比一个军官当你们的老大最好的消息了,因为,大军来了,有老子去应付,这样,不管你们积累了多少财富,他们都会把你们当良民对待,不会把对付西域人的法子用在你们身上。

老子是大明的正规军官,说到做到。”

这些人听了张建良的话终于抬起头来看眼前这个裤子破了露出屁.股的汉子。

看了片刻之后,就纷纷散去了,看样子已经承认了张建良的老大地位。

见众人散去了,驿丞就来到张建良的身边道:“你真的要留下来?”

张建良道:“我觉得这里可能是我建功立业的地方,很适合我这个大老粗。”

税官笑道:“就你刚才说的这一套话,说你是一个大老粗,我是不信的。”

张建良看了税官道:“老子只是读不了书,不代表老子是傻子。”

税官抬手掸掉张建良臂章上的灰尘,瞅着上面的盾牌跟宝剑道:“国有志士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张建良瞅着嘉峪关高大的城关嘿嘿笑道:“军队不要老子了,老子手下的兵也没有了,既然如此,老子就给自己弄一群兵,来守卫这座荒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